网站首页 美术动态 展览信息 新作发布 虚拟美术馆  
 
 
  1222
第七届中国美协会员中国画精品展
  119
美在自然——谢耀庭八十岁油画作品...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网站首页 > 美术动态 > 详细信息
海南美术一定会有大气象
发布时间:2011/11/29  信息来源:海南岛艺术 文/马良  编辑:李君照  点击数:3514  

    近几年来,海南美术界分外活跃,画展一个接一个。综观多个画展,绝大部分作品都突出了海南的地域生态或人文特色。形成这样一种格局,并非偶然。凡来过海南的人,无不为其热带自然景观的神奇、壮丽、多姿多彩而陶醉其间,更不用说对大自然天生敏感的艺术家!
    本土艺术家从小起就与家乡山山水水、风土人情朝夕相伴,热爱家乡之情,再加上海南人似乎与生俱来的“从容散淡”的天性,使得海南本土艺术家的创作有一部分达到了“天趣”的状态,相比于大陆绘画体系部分存在的过多 “主题性创作”或盲目“追赶国际潮流”的弊端,海南不少本土画家更具“赤子”之心,格外自由率真,其笔下风光也一派天真浪漫、生机盎然。我个人以为,无论是这样的生活态度,还是这样的艺术风貌,随着人们的生活日益回归大自然、回归本质,国内美术批评标准也会随之变化,这些“化外之民”的作品总有一天会得到比现在高出许多的评价。同样,旅琼画家向往海南海洋文化自由放松的生活形态,他们带来了更丰富的艺术语言,并以旅行者、客居者的身份,描绘出海南自然生态对其巨大的冲击力,正好传达出了一个外来者面对海南神奇风光“内心所共有,却难以言传”的那份欣喜,因此也特别容易引发各类观者的强烈共鸣。
    再仔细探索产生这一现象的内在原因,或正在于“边缘”二字。海南做为中国一个热带边疆“边缘”省份,或许在政治经济方面,多少受到些制约,但是在精神文化层面上,边缘自有其魅力,甚至,边缘也会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中心。具体而言,因为当代中国已经发展到这样一个地步,它已不是现代化早期,冀图每个地区、每座城市都变成“千城一面”的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多元化、人性化的判断标准。在这种情况下,比如长三角,那就是以上海为龙头的中国现代化工业中心城市群,同时也是中国工商/士大夫文明的传承地,比如北京,当然是悠久博大的中华文明的政治文化中心,而像海南,做为中国惟一的热带海洋度假旅游天堂,某种程度上遂成为人们的“梦幻中心”。说“每个中国人的梦想中都会有一个海南岛”,是并不夸张的。海南岛特有的空气、阳光、大海、沙滩、热带雨林、奇花异果等等,构成了生态大氧吧,再加上颇具神秘色彩和民族风情的黎村苗寨,都吸引着在现代高节奏生活中疲于奔命的人们前来彻底放松身心,游目骋怀。
    这也正是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能上升为国家战略的真正奥秘之所在。海南能成为一种“现象”、成为“梦幻中心”、“中华民族后花园”,那是因为海南作为一个热带边缘省份与其他地区相比,具有强烈的独特性、差异性。而文化之所以成为海南国际旅游岛的灵魂,艺术又成为文化最先锋的部分,正在于文化艺术可以将海南最特异的一面充分地表达出来,这无疑为海南艺术家提供了长期而巨大的创作原动力,也是海南艺术作品目前以及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对观者最具冲击力、感染力的部分。
    当然,海南艺术家也还必须在坚持地域特色创作的同时,在作品中有更自觉的“精神与品格”的追求。值得指出的是,目前仍有不少作品停留在“模山范水”的“地域风光展示”阶段,缺少主观情感的投射,更不用说提升到与艺术家的人格修养、精神境界紧密相关的“心象”的高度。而这一点,正是今后海南艺术家努力的方向。
    可喜的是,海南画家中有不少人在坚持地域特色之路上,也有了对“精神和品格”的追求,比如旅琼画家刘贵宾,他此前在内地所画静物画中,对花卉等植物的诗性人格的把握上堪称一绝,来海南后面对海南热带雨林等雄沉博大景观,其笔法虽有变化,但诗意追求仍一以贯之,同时,却又多了份热烈,多了份深沉遒劲;比如王家儒,这一海南地域美术不遗余力的倡导者,所描绘对象几乎不超出海南地域范围,可是仔细琢磨,这海南风物中浸透着他对东西方美术(尤其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法国巴比松画派、印象派及中国文人画)的深厚学养,有着个人浓郁诗情的投射;与此类似,做为吴冠中弟子的王昌楷在描绘海南风光时,也很富激情,在形式美感及“文学性”方面做了一些有益的尝试;再比如说本土画家王锐,众人皆以为他画的是黎苗风情,其实更重要的是,他是通过对黎苗风情的描绘,来寄托自己对理想家园的孜孜追求;同样,本土画家周铁利也无意于仅仅成为“热带地标”,他笔下的海南植物“咄咄逼人”的形式感与视觉冲击力,以及温暖乃至灼热的色调,既具有鲜明的现代装饰意味,又凸显“生命/阳光”这样的主题;旅琼画家刘运良的石山系列,以石为主体的画面凸显出画家对雄浑拙朴精神的推崇;本土画家蔡蔚的三亚系列,更不是具体物象的摹写,而上升为中国哲学文化体系观照下的自然与人生况味的融合。中国画方面,旅琼画家李涵、裘缉木均钟情于海南风物的描绘,虽然一个是大写意花鸟的高手,一个是现代没骨画的创始人及代表画家,李老苍劲雄浑,裘老清润飘逸,然而笔下的海南都极富情趣;本土画家陈茂叶、罗继贞都尝试将海南风光简化为绿叶、红花(果)、小鸟等既与中国花鸟画传统相联、又对海南地域风光高度提练,同时又富个人心性追求的图式,在陈茂叶那里,甚至还有了抽象意味的追求。
    相信如果我们把这种对“精神与品格”的追求进行到底,海南美术应该能出现一种大气象!前面提到了“边缘”对海南艺术家积极的一面,比如不盲目跟风、不太急功近利等等,但是,也必须指出,海南艺术家的“边缘”状态也存在诸多弊端,比如包括艺术市场在内的艺术大环境不够发达,带来的生存、发展上的限制;比如学术空气不够浓厚,交流沟通的匮乏,带来的文化艺术视野的局限;再比如艺术学养的欠缺,对中西艺术最高境界必然缺乏体认,从而导致艺术语言上功力不够、作品不太讲究形式美感等等,这些当然制约了海南艺术更上层楼。
    笔者感触最深的,还有海南画家历史文化修养有待提高。都说“功夫在诗外”,同样“功夫在画外”。或许此前“海南是历史蛮荒之地”的偏颇认识带给海南艺术家某种贫弱感,使得海南艺术家不太会去正视海南其实颇为丰厚的历史文化资源,以至于除了黎村苗寨这一人文形态还有部分画家去挖掘外,海南历史文化这一富矿,对海南艺术家而言,多少还是“沉睡”着的,海南历史文化人物画廊或雕塑群,都难以建立。笔者觉得,要建树海南美术的大气象,这方面的突破至关重要。
    笔者曾写过一篇历史随笔《海南并不边缘》,对海南历史有如下论述:“西汉陆博德、东汉马援,两大伏波将军开发经略海南的历史,不正是中国历史上秦汉帝国开疆辟土时期的写照吗?冼夫人深明大义,维护国家统一,不正是魏晋南北朝时期民族大融合的缩影吗?唐宋时期五公及苏公的贬官文化,让海南文化受到中原文化的熏陶影响;元代黄道婆将黎锦文明带回松江的传奇经历,与此后中国数百年凭借丝绸、茶叶、瓷器等产业‘称霸’世界难道没关系吗?明代的丘浚、海瑞各自是中国十五、十六世纪的代表人物,而其时海南人才辈出的胜景不能不和繁盛的‘海上丝绸之路’有关;与此同时,中国人开始了向南洋移民的波澜壮阔的历史(在东南亚地区至少有三百万海南籍华侨,这些人后来在国民革命、改革开放等历史关头都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中华民国时期,由于宋氏家庭等的巨大影响力,海南竟有上千名子弟就读黄埔军校,他们后来在国共两大阵营中均有建树;改革开放后,‘十万人才下海南’的壮举是当代中国人摆脱旧体制束缚、追求个人发展这一时代浪潮的最早的集中体现;乃至于今日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海南发展步入新的快车道。”
    这一简要的历史回顾,也足以说明海南历史与中国历史总进程的高度一致性,某些时候,海南历史扮演的还是“先行者”的角色,它足以给海南人民包括其艺术家,提供前行中的强大自信心,可惜的是,具有这样认识的人还太少。尤其艺术家,历史文化意识的淡薄,使得他们比较多地拥堵在“地域自然特色”的创作领域内,而忽略了历史人文、现实人生、城市文化、当代心灵这些重要维度的探索,从而影响了海南艺术创作的丰厚度。
    从我的以上论述中应该可以看到,无论是在历史长河中,还是在当代现实生活中,海南都上演着一幕幕激动人心的戏剧,尤其是在国际旅游岛建设的今天,更是将海南各方面的魅力提升到一个令人炫目的高度,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海南艺术家大有作为,再加上海南的吸引力还源源不断地令岛外艺术家迁居于此,海南艺术家的队伍还在不断壮大之中,由此带来的创作活力也不容小觑。当然,更重要的还是海南社会文化形态发展中绽放出的奇异风光,如何被艺术家们所捕捉、所呈现。可以预见,一个水准高超、风格多样、情趣盎然、魔幻奇谲、深沉博大的海南美术大气象在艺术家以及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一定会如期而至!

 

返回上一页
 
   
Copyright 2011 海南文艺网,本站所有作品版权归作家所有,本站只提供一个展示交流平台。
海南省文学联合会地址:海南省海口市国兴大道68号一楼省文联,电话:0898-65332783 传真:0898-65332783 网络技术支持:联拓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