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赏析

我说文艺

黄一鸣:镜头下的“红色娘子军”原型及其他

2020年08月14日 18:01    点击:1074  我有话说(0人参与)



纪实摄影留存生命的价值
——镜头下的“红色娘子军”原型及其他

 

摄影是一种情感交流的媒介,是人与人沟通的一种方式。摄影不仅仅是一张照片,而是摄影人对社会、对生活的理解和看法,是摄影人真心的情感表达。我始终相信,摄影能起到让人们关注社会、唤起良知的作用。纪实摄影的基本特征就是真实地记录历史,关注人生。摄影人是历史的记录者,时代发展的见证人,他们用手中的相机真实地记录下这个世界带给人类的欢乐与痛苦,辉煌与灾难。

 

王先梅(左)、王运梅(中)、潘先英3位娘子军老阿婆

 

卢业香(1914.08.18~2014.04.19),海南省琼海市中原镇仙村人。1931年参加红色娘子军,曾任红色娘子军二连二排二班长,参加过“伏击沙帽岭”“攻打文市炮楼”等一系列战斗。2014年4月19日上午8时40分,海南最后一位红色娘子军战士卢业香在琼海市中原镇的仙村村委会排田村家中去世,享年100岁。

 

凌连英(左)(1912-2007)琼海市阳江镇上科村人

 

娘子军老战士欧花(右)与陈振梅(左)的革命友谊延续了几十年,情同手足。

 

王运梅,1910年5月生,琼海市阳江镇人,102岁时加入中国共产党,红色娘子军电影原型。王运梅女士也创下中国共产党史上年纪最大的新党员记录。2013年9月14日凌晨,王运梅在老家海南省琼海市阳江镇去世,享年103岁。

 

《见证者•红色娘子军》从创作到完成花了20年时间。1999年当我第一次真正接触到红色娘子军特务连这些老战士的时候,就有了一个想讲述她们故事的想法。多年来虽也常有接触和拍摄,但都无法完成这部作品,因为对她们的了解太浅显,知识积累太有限,不知从何下手。由于同时又在进行着多个专题的采访和拍摄,转眼间20年过去了,这些红色娘子军老战士们也相继去世。

 

2020年5月1日是海南岛解放70周年。从2019年开始,本人又着手查阅相关资料,阅读相关的电影和纪实文学作品,包括《琼崖纵队史》《海南之战》《红色娘子军传》《红色娘子军史》等,为完成这部作品做各项准备,再次不辞辛苦走访老战士的家乡——琼海市,目睹了这里发生的巨大变化,更加增强了我完成并出版这部作品的信心。由于种种原因,早年的拍摄遇到了许多困难,没有顺利地进行下去。这个摄影专题作品存在着许多的缺陷和不足,但时光飞逝,老红军们也都已经去世,那些没有留存下来的影像一去不复返了,留下了许多的遗憾。但摄影就是遗憾的艺术,你无法再现不存在的事物,你也不能再回到过去。让我们缅怀这些已经失去的人们,失去的时间,失去的人生,失去的爱吧,她们的精神永存。

 

《闯海人》

 

黄一鸣闯海人图片
 

黄一鸣闯海人图片

 


黄一鸣闯海人图片

 

黄一鸣闯海人图片

同样的经历是,2005年,适逢中国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我在海南岛内开始了采访拍摄“慰安妇”这个专题。1939年2月,日本侵略军侵占海南岛,在岛内建起了多处慰安所,强征民女、掠夺资源,犯下了滔天罪行。为了寻找当年幸存的“慰安妇”,我用了近两年的时间,在岛内十几个市县乡镇,行程2000多公里寻访拍摄仅存的二十位“慰安妇”老人,留下了许多难得的影像。

 

黄一鸣拍摄的《海南”慰安妇”》

 

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只有通过我的纪实摄影作品让更多的人了解到故事的真相,通过纪实摄影的方式将信息传递出去,引起社会的共鸣,这就是纪实摄影的力量和价值。我认为,纪实摄影能唤起人们的良知。美国摄影家路易斯·海因的作品《童工》也让人们认识到使用童工是一种犯罪,促使有关当局出台制止使用童工的政策。他曾说过这样一段名言:“摄影不应当仅仅为了美,而应有一个社会目的。要表现那些应予赞美的东西,也要表现那些应予纠正的东西。”美籍越南裔摄影师、普利策奖获得者黄功吾的越战作品《逃离汽油弹的女孩》也使全世界人民对以美国为首发动的越南战争进行了谴责。美国著名评论家、作家苏珊·桑塔格曾经这样写道:“像1972年占据了世界上大多数报章头版位置的照片——一个赤身裸体、刚被美国凝固汽油弹喷烧的南越儿童沿着公路跑向照相机。她张开双臂,痛得放声尖叫——在激起公众对战争的反感方面,很可能比一百小时的电视广播的暴行起作用得多。”这许许多多成功的纪实摄影作品,凸显了人类用纪实摄影关注社会唤起良知的重要性。纪实摄影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已经深深地烙在了人们的心中。进入21世纪高速发展的今天,人类离不开摄影,摄影也在人类的发展进步中扮演着更加重要的角色。

海南先住民
 


海南纪事——南海篇

从事摄影40多年来,我常常是做到相机不离身,随时拍摄身边出现的人和事,作一名忠实的纪实摄影记录者,用相机书写海南的发展历程。《海南故事》《黑白海南》《时代映象》《海南“慰安妇”》《见证者•红色娘子军》作品集的出版就是这一记录的最好例证。摄影人肩负着关注社会、记录历史、反映人生的责任和使命。我是这样想,也是这样做的。40年来的纪实摄影实践,让我体会到摄影人关注社会、记录历史、关注人生的重要性。多年来,本人的《海南故事》《黑白海南》《镜间本色》《海南“慰安妇”》《汶川大地震纪实》《海南纪事》到今天的《见证者•红色娘子军》……一个个摄影专集的相继完成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纪实摄影是见证中国改革开放发展强大最有力的手段。

 

黄一鸣:中国日报社高级记者,曾为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新闻纪实委员会委员、海南省摄影家协会主席,现为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海南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海南省纪实摄影协会主席。第七届中国摄影最高成就奖“金像奖”获得者。

 

从1981年从事新闻和摄影创作以来,先后出版过《黄一鸣纪实摄影作品集》《海南故事》摄影作品集、《黑白海南》摄影集、《时代映象》《镜间本色》《海南“慰安妇”》《汶川大地震摄影纪实》《慰安妇》(德国)《一鸣集——纪实摄影断想》《闯海人》《海南纪事》《海南先住民》《三亚往事》《原告》等16部摄影专著及长篇小说《守候晨光》。主编出版《一册好书》画册近20本。作品被多家国内外美术馆、博物馆和私人机构收藏。

 

获中国新闻奖二等奖、摄影金奖、铜奖,第八届亚洲风采华人摄影比赛一等奖、第九届中国国际摄影展览优秀作品奖、第20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铜奖,第22、23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优秀奖,首届亚洲新闻摄影比赛优秀作品奖,连续三届荣获上海郎静山摄影艺术金像奖、终身成就奖,PPA世界杰出职业摄影师奖,2015荣获“人民摄影家”荣誉称号,中国摄影家协会“德艺双馨”摄影家、突出贡献摄影工作者、中国摄影金路奖(荣誉奖)等主要奖项。

 

在平遥国际摄影节、北京苑平国际摄影节举办《海南纪实》摄影作品展。在海口、晋城、上海、福州、济南等城市及芬兰国等分别举办《海南“慰安妇”》摄影作品展。在贵州、青海、北京、重庆、澳门等多个省市和地区举办《海南黎族》《闯海人》等摄影展。在成都国际摄联大会及国内多个城市和意大利多个城市举办《海南故事》摄影作品展。在浙江丽水国际摄影节、意大利领事馆举办《行走意大利》摄影展。2008年6月1日在海口市举办《汶川大地震纪实》等多个个人摄影作品展览。曾为芬兰“同一太阳下”国际摄影工作场讲师。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专题报道《黄一鸣“闯海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请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见解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友姓名:    匿名   验 证 码:  看不清,换一张  
全部评论(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