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文学
  • 苏鹏程随笔:轰大——奇葩的五指山海南话

    作者:文联社区 作者:苏鹏程 责任编辑:李君照    浏览:19746 次

    作品简介:
    通什全景 通什(tong za)——五指山市府所在的这座美丽的山城,用文字来表示,最有意思的是“轰大(hong da)”。原州中79届校友小武在州中校友群“曾经通什长相忆”里抛出 “轰大”这个新读法时,通什美女小丽、媚媚等老校友一致高呼赞同,而且兴奋的不得了。 凭什么一个“轰大..

    作品章节:

      作品内容

      通什全景

          通什(tong za)——五指山市府所在的这座美丽的山城,用文字来表示,最有意思的是“轰大(hong da)”。原州中79届校友小武在州中校友群“曾经通什长相忆”里抛出 “轰大”这个新读法时,通什美女小丽、媚媚等老校友一致高呼赞同,而且兴奋的不得了。 

          凭什么一个“轰大”就能即刻引起如此大的轰动效应呢?“轰大”,如果离开通什人群,没人理解。在海南话里,“轰”与 “通”同音,好理解,但是“大”与“什”的海南话发音根本就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轰大”是标准的“半咸淡海南话”,即海南话中夹杂着普通话。“轰”的普通话、海南话同音;“大”只能是用普通话发音(da)来对应“什”海南话发音(da)。因此,不是通什生通什长的人对“轰大”不可能像小丽、媚媚等老州中校友那样激动起来。 

          为什么通什会出现“半咸淡海南话”?窃以为原因主要如下: 
          自解放海南岛后,从东北打过来的四野132师、各省过来的农垦建设兵团三师(后改为通什农垦局),先后进入通什,1955年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成立后,主要从广州、湛江、梅县、潮汕地区和海南汉区各市县,调来了一大批的教科文卫和工农商等高素质人员,进入通什。 60、70年代,通什第二代人自我形成了别具一格的通什海南话——将各地海南方言去头截尾留中间,如文昌话是“麦子”(姑娘)不说了,琼海话的“遛”不说了,万宁话的“别露姐”不说了,乐东话的“楷麻”(吃饭)不说了,还有万宁话原本特别形象的“衣螺”不说了。为什么?因为你一说就会被邻家女孩取笑。 

          这里单说万宁话 的“衣螺”。普通话叫“纽扣”,没啥想象力。于是,通什的半咸淡海南话,择二者之优叫“衣纽”。万宁话“衣螺”读“搭嘞”,通什半咸淡海南话将“衣纽”读“搭柳(da liu)”。哈哈,写此帖,仅仅希望这些古色古香的半咸淡通什话能唤醒老通什人和熟悉通什的人对“轰大”的美好回忆。 

          下面举个用海南话来说的游戏——“默葛寨”,这是60、70、80、90年年代通什最火的一种少儿游戏,女孩最常玩。 

          默葛寨 
          默葛寨,捉迷藏的一种,猜拳输掉的一个小玩伴趴在墙壁上,脸帖着墙壁,双手蒙着眼睛(经常发生假蒙眼真偷看的作弊),等到其他玩伴都找到位置藏好并大声喊“好了”,那个趴墙蒙眼的小玩伴才迅速行动,寻找并努力想抓住其中一个玩伴,如果在没有任何玩伴抢先跑来摸到他/她刚才脸贴墙的位置前,抓到一个,则取得胜利,轮到被抓的那个玩伴趴墙蒙脸抓人,反之,被任何一个玩伴抢先摸到“趴墙蒙眼”位置并高呼“默葛寨”,那么,游戏重来。 

          祖母的海南话童谣《一冬羞(荡秋千)》 

          一冬羞,不来由,官做客,娘挑油,挑去哪,挑去定安外婆家。 

          注释:一冬羞(荡秋千),外婆家(xiu),整首歌谣读起来音韵很顺。 
          翻译:不要问我为什么荡秋千,没有原因的。新郎新娘回娘家。新郎官做客,新娘挑着花生油。问:挑去哪?新娘答:挑去定安外婆家。 
          故事:俺小时候常干这事,一边一冬羞,一边唱着歌谣,十分惬意。

       

      分享给好友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请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见解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友姓名:    匿名   验 证 码:  看不清,换一张  
      全部评论(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