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文学
  • 卡瓦菲斯的诗

    作者:卡瓦菲斯/黄灿然 译    浏览:20631 次

    作品简介:
    城市[希腊]卡瓦菲斯(C.P.Cavafy,1863-1933)你说:“我要去另一个国家,另一片海岸,找另一个比这里好的城市。无论我做什么,结果总是事与愿违。而我的心灵被埋没,好像一件死去的东西。我枯竭的思想还能在这个地方维持多久?无论我往哪里转,无论我往哪里瞧,我看到的都是我生命的黑色废墟,在这里,我虚度了很多年时..

    作品章节:

      作品内容


      城市
      [希腊]卡瓦菲斯(C.P.Cavafy,1863-1933)

      你说:“我要去另一个国家,另一片海岸,
      找另一个比这里好的城市。
      无论我做什么,结果总是事与愿违。
      而我的心灵被埋没,好像一件死去的东西。
      我枯竭的思想还能在这个地方维持多久?
      无论我往哪里转,无论我往哪里瞧,
      我看到的都是我生命的黑色废墟,在这里,
      我虚度了很多年时光,很多年完全被我毁掉了。”

      你不会找到一个新的国家,不会找到另一片海岸。
      这个城市会永远跟踪你。
      你会走向同样的街道,衰老
      在同样的住宅区,白发苍苍在这些同样的屋子里。
      你会永远结束在这个城市。不要对别的事物抱什么希望:
      那里没有载你的船,那里也没有你的路。
      既然你已经在这里,在这个小小的角落浪费了你的生命
      你也就已经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毁掉了它。

      (黄灿然 译)



      等待野蛮人
      [希腊]卡瓦菲斯(C.P.Cavafy,1863-1933)

      我们集合到这广场来,要等待什么?
      野蛮人今天会到这里。

      为什么元老院什么事情也没做?
      为什么元老院议员们坐在那里不立法?

      因为野蛮人今天就要来。
      元老院议员现在能立什么法呢?
      野蛮人一来,立法就会由他们来做。

      为什么我们的皇帝这么早就起来,
      为什么他坐在城市的大门口,
      在宝座上,戴着皇冠,英武威严?

      因为野蛮人今天要来,
      皇帝正在等待他们那位领袖。
      他甚至准备好一个卷轴给他,
      上面写着官衔丶写着响当当的名字。

      为什么我们两位执政官和司法官们今天
      穿着他们刺绣的丶绯红色的托加袍出来?
      为什么他们戴上嵌着这么多紫晶的手镯,
      还有镶着闪闪发亮的翡翠的戒指?
      为什么他们带来制作精美
      镀上金银的雅致的手杖?

      因为野蛮人今天要来,
      而这类穿戴会使野蛮人目眩。1

      为什么我们那些杰出的演说家不像平时那样出来
      发表演说,讲他们应该讲的话?

      因为野蛮人今天要来,
      而夸夸其谈和公开演说会闷坏他们。

      为什么会有这种突如其来的不安丶不解?
      (人们的脸变得多么严峻。)
      为什么街道和广场转眼就空空荡荡,
      每个人都沉思着回家?

      因为天黑了而野蛮人并没有来。
      那些刚从边境回来的人说
      再也不会有野蛮人了。

      而现在,没有了野蛮人我们怎么办?
      他们,那些人,是一个解决办法。

      注:这是想像出来的,以罗马普遍的“颓废”作背景的场面。据卡瓦菲斯对此诗的评论,野蛮人在这里是一个象征,故此,“皇帝丶元老院议员和演说家并不一定就是罗马人”。

      (黄灿然 译)

       

      分享给好友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请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见解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友姓名:    匿名   验 证 码:  看不清,换一张  
      全部评论(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