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尽的苏东坡

2016年08月12日 13:53  来源:海南日报 记者蔡葩  点击:1104  我有话说(0人参与)

这个夜晚,玄月初上,天津大剧院,又一个属于东坡和他的粉丝的美好时光。人们从不同的方向赶来,相约于天津,隔着千年的月空,礼敬中国文化史上最为炫目的一代文豪苏东坡。这个夜晚,凝聚了海南人千年以来积淀起来的对苏子东坡最为深厚的情感,人们将这浓郁的情感化为一场精彩绝伦的原创民族舞剧《东坡海南》,它如此牵动人的情肠:从国家大剧院到天津大剧院,短短一周时间,《东坡海南》在展示世界经典名剧的舞台上展演,感人至深,人们以经久不息的掌声,献给“千古第一文人”苏东坡,也献给辛勤演绎东坡魂的演职员们。

 

舞剧表现东坡破天荒

 

在中国古代士大夫精英中,苏东坡无疑是中国历史上最有人格魅力的一个,是浩瀚的中国人文大观中罕见的丰富多姿的文化遗产。他既是超逸凡尘、“与造物者游”的行吟诗人,又是与社会底层和百姓生活“接地气”的智者。尤其是,东坡在海南度过的人生最后三年,劝农事耕、掘井惠民、良方医疾、授民酿酒、榔庵讲学、草舍著述,无论是学术生命的成熟还是精神境界的超拔,都高于他的过往,所谓“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东坡留给中国、留给海南的丰厚文化金矿,有待我们用心去深挖。

海南省歌舞团苦下七年功夫,整合多方力量,捧出一台令人叫好的优秀节目,分为《翁嫡南荒》《黎汉兄弟》《桄榔劝学》《天涯学堂》《鸿雪大梦》五幕大戏,演绎东坡在海南的三年生活,虽是两个小时不到的一台舞剧,却已见东坡精神和东坡的人生境界在海南人心目中无以替代的位置。

苏东坡身上所散发的迷人的魅力,在他生前和死后都是中国人心仪的创作源泉和效仿的人生榜样。但是,将东坡作为舞剧主角,这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东坡海南》受到空前的关注、获得好评如潮自在必然。

知名导演、《文成公主》主创王康宏看完演出后表示,舞剧《东坡海南》立意很高,无论舞美灯光还是导演、演员都很不错,《东坡海南》有望成为海南常年演出的演艺节目,成为海南文化走出去的响亮名片。

央视《百家讲坛》知名导演于洪在国家大剧院观看《东坡海南》,惊叹于演员阵容强大,表演水平高,音乐大气。他说,作为一台舞剧来表现东坡曲折丰富的人生,似乎空灵有余而厚重不足,但仍不失为一部气势恢宏的舞台大剧,值得日后好好提炼,成为众多表现东坡题材文艺节目的经典剧目。

 

东坡海南留下千古绝唱

 

此刻,舞台上那个“善舞”的东坡携子苏过,与相处三年的海南黎民百姓依依作别,《东坡海南》尾声再次牵动人心:公元1100年4月(阴历),东坡获诏迁移廉州(今广西合浦),他留下的《澄迈驿通潮阁》二首,成为舞剧不绝的尾音:“倦客愁闻归路遥,眼明飞阁俯长桥。贪看白鹭横秋浦,不觉青林没晚潮。”与之呼应的是,东坡同时写下的另一首:“余生欲老海南村,帝遣巫阳招我魂。杳杳天低鹘没处,青山一发是中原”——此诗道出了诗人忽然得到政治上的减刑,他归心似箭却又十分眷恋海南的复杂感情:要不是皇帝把我召回,我都打算终老海南了;然而,终于可以回归中原的赦令还是让他内心狂喜,所以,他站在高高的澄迈通潮阁,看杳杳天低,白鹭出没,隔海远眺大陆,只见青山露出一线如头发,大陆依稀在望;东坡匆匆别过曾给他温暖的海南百姓,渡海而去了,任惊涛拍岸,海南岛在他的身后渐渐远去。然而,千年之后,海南人不能忘记的是,东坡离开之际留下的千古名句“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他把海南岛说成是他此生去过的最美的地方,来之前做好必死海南的悲凉心态,此刻已经是深深的眷恋。

千年往事,慨然一叹。孤悬海外的海南,因为善待了一位苏学士,而多了几份自信和坦然。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也保存了更为纯净的地域文脉,苏子东坡的精神养料,更为让人自豪,成为海南人可以骄傲的资本。海南的苏东坡终于成就了一个苏东坡的海南。倾注主创人员多年心血的舞剧《东坡海南》以饱满的激情,深情的演绎,复活了一个说不尽的苏东坡,实可喜可贺。

 

《东坡海南》剧照一

 

《东坡海南》剧照二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请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见解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友姓名:    匿名   验 证 码:  看不清,换一张  
全部评论(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