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联动态

艺海人生

[ ]艺海人生

艺术界名家荟萃

  • 最新
  • 推荐

我与海南30年30人| 王艳梅为海南发出《永远的邀请》

2018年04月03日 10:45  海南日报 作者:贺立樊 刘冀冀 周达延 本站编辑:黎秀葵  点击:1007  我有话说(0人参与)

海南日报版面截图

 

王艳梅与海南共同走过25年,创作数百首歌曲

  她为海南发出《永远的邀请》

 

 

  海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专职副主席王艳梅。

 

  核心提示

 

飞机停稳后,后排一位乘客从睡梦中醒来,声音中带着茫然:“到海南了吗,怎么没听到那首歌?”邻座小声提醒他:“播了,你睡着了。” 那是所有抵达海南的乘客,都曾经听过的熟悉旋律。此时此刻,没人注意到,前排的一位女乘客悄然露出了笑容。

几分钟前回荡在机舱里的旋律,是她与海南的缘起,也是这座岛屿25年来始终不变的注脚。

从海口海秀路到美兰机场,大约需要半个多小时的路程;从美兰机场走向更广阔的天空,只需要一份“永远的邀请“。这条路上曾有一间简易抗震棚,一位来自四川的女子,在这里写出了歌曲《永远的邀请》,为海南,向世界发出了诚挚的问候。

此后的人生,王艳梅经历曲折,也收获成功,始终不变的,是她对于海南单纯的承诺。唯有这份单纯,促生了民族歌剧《红色娘子军》、《感动海南》等作品的诞生;也唯有这份单纯,最终让承诺变得纯粹,让永恒的旋律,始终萦绕在这座美丽的海岛。

 

  一九九三年王艳梅第一次来到海南岛。 

 

  无心插柳之作 赠予海南一张名片

 

1995年的海口,夏天仍然有微风拂过,海秀路上整齐排列着刚栽下的椰树。整个城市正在投入到轰轰烈烈的公园建设之中,人均绿地面积从1994年的6.1平方米,增加到8.1平方米。此时的海秀东路老电台家属区楼宇间的间隙中,有几间低矮的简易抗震棚,每间面积不足9平米,实在与“绿化美化”的概念相去甚远。王艳梅就住在这其中一间,在这特殊的一年,刚刚建省7年的海南,开始有了“向外推广宣传”的计划与举措。王艳梅也在不经意间,迎来了人生的改变。

“明星效应”是最简便的推荐方法,当海南旅游局摄制了八集旅游风光片——《与海南同行》之后,原想邀请名人名家创作演唱,由于经费限制,摄制组的目光只能投向岛内。

建省初期,海南唱得响的歌曲作品并不多,3.54万平方公里之上,何处还藏着未被发现的经典? 《与海南同行》的解说词作者,时任海南省旅游局办公室主任的陈耀亲力创作了一首近似散文诗的《永远的邀请》歌词。

“请到海南来/这里永远是春天/请到海南来/海南把宝石一样蓝的天空献给你”,词是歌的本体,旋律则是翅膀,有了动听的音乐,歌才能飞得起来。机缘巧合,王艳梅抱着试一试是念头,半小时之间为这首词写下了音乐,没有经费邀请大牌歌手,请到的是当时还在海南大学艺术学院就读的汤子星与定居海南的四川籍歌手凌萍。优美的旋律,清新的词句,海南的椰风海韵、碧海蓝天随着动人的音乐流淌而出。很快这首歌在海南不胫而走传唱开来,从海南飞向全国。

时至今日,《永远的邀请》依然是海南建省办特区之后,一张最亮丽的音乐名片。就在那间不足9平方米的简易抗震棚里,当年看似无心插柳的举动,在梦想与现实之间,王艳梅倾注了对于海南的挚爱。

 

  王艳梅接受海报集团全媒体中心记者采访。 海报集团全媒体中心记者 贺立樊 摄

 

  来到海南之初 梦想与现实的碰撞

 

1988年,还在四川音乐学院音乐教育专业就读的王艳梅,听说了海南建省的消息。那一年,学校部分师生前往海南考察、采风,王艳梅遗憾未能参与,她只能在同学们兴奋的描述中,想像海南的模样。

“他们纷纷到海南组建乐队,建省初期的海南,歌厅文化处于高热度,非常热闹。”王艳梅还记得当初同学们兴奋的神情,那一年的毕业季,果然有许多校友去了海南。而她自己,仍然是懵懵懂懂,海南意味着什么,她不知道,她的愿望是留在成都。

第二年,王艳梅大学毕业,通过层层选拔被四川省内一家军工企业的电视台录用,达成所愿留在了成都。可工作一段时间之后,王艳梅却感到了迷茫,朝九晚五的工作循环往复毫无新意,她隐约感觉到她还需要另一片更加自由的天地,她产生了离开的念头。

那是一个充满梦想与机会的年代,时代的浪潮推动着人们,涌向一个又一个海岸。

1993年,王艳梅毅然辞掉工作,带上简单的行装向南出发,而出发之初却还是没有想好,“并不一定非得去到哪里,只是为了离开一个地方,珠海、深圳、海南都是备选。”直到踏上这座岛屿,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震撼了她,也为她拉开了未来人生的大幕。

“满街都是椰树,抵达海南的第二天就去到了海边,海平面仿佛远远高出地平线,”她被这种视觉的冲击力深深地震住了,”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觉得人特别特别渺小。”王艳梅决定留下,留在这座美丽、新鲜、陌生而又充满不确定的海岛。

在朋友的帮助下,王艳梅得以在四川某银行办事处所开设的一家公司落脚,承担办公室文秘工作,而她心里仍是向往着做与音乐相关的事。

随着海南大环境的变化,经济陷入低迷,留给音乐人的机会也少了很多。“我拿青春赌明天/你用真情换此生/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何不潇洒走一回!”王艳梅还记得,当时海口大街小巷音像店里,都在唱着这首《潇洒走一回》。歌好不好听不说,却是那个时期来到海南的音乐人大多生活现状的真实写照,许多人只是潇洒的短暂停留。

王艳梅的同学们——那些从音乐学院过来组建乐队的年轻人,合伙租住在拥挤的民居里,每晚在歌舞厅里工作到半夜,然后大家凑钱到海秀路的大排档,啤酒麻辣川菜海搓一顿,快乐的成本很低也不觉得辛苦。白茫茫的热气模糊了面孔,王艳梅的眼神里,却满是迷茫。

“不知道他们这样的生活要持续多久,前路在何方。 “而自己又何时能结束办公室文秘工作回归到音乐的道路上来。

94年,王艳梅转而进入海南经济电台做音乐节目主持人,总算是回到与自己专业相关的领域。随着《永远的邀请》的出炉,王艳梅的创作之路一发不可收拾,“第一个传播这首歌的人是时任海口电台节目主持人的梅菁,她当时拿走录音磁带的时候神色肃然,说:这首歌一定火!看着吧,不到明年!“而王艳梅只当是玩笑。随着《永远的邀请》迅速走红,王艳梅的梦想也在渐渐变成现实,此时的她在心里默默许下一个承诺:那就是立志要为海南创作更多更好的音乐作品。

 

  大海蓝天之约 海南的歌还要唱下去

 

2008年,离开海南十年之后,已定居美国的梅箐归来,再一次在机舱里听到了这熟悉的旋律。那一刻,泪水涌出了她的眼眶,距离她第一次将《永远的邀请》带上电台节目播放,已经过去了整整13年。13年间,这首歌伴随着无数架降落海南岛的飞机,无数次回荡在机舱里,也无数次触动了游子的心。

作家林森曾在王艳梅的小说《遇见》的序中写到:王艳梅的重要,总是那些重返海南岛的人才能感受到的。是的,只有在这座岛屿经历过出走和归来,才能够感受到《永远的邀请》中的别样情怀。

在王艳梅所著长篇小说《遇见》中,这份情怀再一次被放大。书中的女主角“韩冬冬”,就像是另一个“王艳梅”,跌跌撞撞之间来到海南,在建省办特区的大潮之中,尝试着寻找未来的机会。多年之后,回过头去,曾经出走的少年,归来已是不同模样。

“最初写关于海南的歌曲,总在风光美景间落笔。”历经公司文秘、电台节目主持人、节目监制、频道总监,如今身为海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专职副主席,海南省音乐家协会主席的王艳梅,对于艺术的理解,自然有了不一样的层次。

这些年她前后受邀为海南重要时间节点的重大晚会重大文艺活动、赛事及影视作品创作写下数百首歌曲作品,二十余个音乐短剧,这一路写下来,她的心底渐渐生发出一种欲望,她想要为海南的文艺创作做一件更厚重的事情,但那到底是什么 ,自己似乎还不清楚。

“真正打动人的,一定是内在的东西。” 2011年,王艳梅专赴湖南长沙观看交响版歌剧《江姐》,剧中的音乐早已熟捻于心,然而,当《绣红旗》《我为共产主义把青春奉献》这些经典唱段响起的时刻,她依然泪流不止,心中的红色情结再次被唤醒,那个在心底潜藏已久的梦想忽然间无比清晰。她萌生了创作民族歌剧《红色娘子军》的念头。

每一次新的创作,都面临挑战,不过这次的挑战与二十多年前创作《永远的邀请》已完全没有了可比性,这一次大部头的创作牵一发动千钧,六年时间经历了无数的艰难,“我这个人会因为某个故事某段音乐而感动落泪,却从不会因为困难而掉眼泪,但这部剧所遭遇到的创作工作之外的艰难让我数次……好多回我几乎觉得我走不下去了……感谢我们的创作团队的其他主创人员朱嘉禾、王持久、王湖泉、欧阳逸冰、陈道斌,感谢给予这部剧支持的海南省委宣传部及省文联的领导,感谢中央歌剧院的领导与全体艺术家,感谢前后参加支持过这部剧的所有艺术家和朋友们……”。

2017年6月,大型原创民族歌剧《红色娘子军》在国家大剧院问世,两场共4800个座位爆满,优秀艺术作品所蕴含的精神动力,再一次得到了认可。当初为海南创作优秀音乐作品的承诺,王艳梅始终记在心头。2004年为“世界小姐”选美大赛创作《丽人》,2008年为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20周年创作《大海之南》和《因为有你》;2012年三沙市成立,王艳梅全程策划“爱我三沙”晚会,创作大气磅礴的《我的南海我的爱》等等。

与海南共同走过25年,王艳梅创作了数百首歌曲作品,记录了海南的变迁与最美的模样。

时光荏苒,唯精神得以永恒,唯情感能够不朽。王艳梅每一次归来,当飞机降落在这座美丽的岛屿,熟悉的旋律在机舱响起。

那一刻,她的心头总会感到温暖,多年前的那一天,她为海南,从心底到笔尖发出了这份邀请,多年之后,这份邀请已然成为永远,而她,也为一个时代做出了见证。

关于人,王艳梅说:“海南的这些年,有一些遇见在我的生命中绕不过去,他们与我的人生息息相关,韩少功、张萍等等,还有一些不必说出口的名字,他们是我永远的师长与朋友。”

关于事,“我做事从不应付,如果说我要做,就会认真地像样地做,即使不成功,自己也不会留下遗憾,事实上,好多事情往往你尽了全力,你就真的能够成功。”

关于创作,“早期多写风光美景,后期更多着力人文精神。包括《感动海南》《我和你妈妈都老了》《如歌岁月》《为海南停留》《朝北走我的兄弟》《东坡九歌》《呼唤》等等,内涵更深入,力求去触及灵魂,讲述海南历史海南故事。一首歌,一个时代,能够成为时代的一部分,我觉得很幸福。”

 

  艳梅寄语

做事

我从来不应付事,如果说我要做,就会像样地做,即使不成功,自己也不会留下遗憾,事实上,好多事情往往你尽了全力,你就真的能够成功。

创作

关于海南的音乐作品,早期写景,后期更多着眼于风景背后的人文精神。包括《感动海南》《我和你妈妈都老了》《如歌岁月》《为海南停留》等,内涵更为丰富,力求去触及灵魂,讲好海南故事。

成长

在海南的这些年,遇见一些人,在我的生命中绕不过去,他们与我的人生息息相关,韩少功、张萍等等,还有一些不必说出口的名字,他们是我永远的师长与朋友。

幸福

一首歌,一个时代,能够成为时代的一部分,我觉得很幸福。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请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见解引起的法律责任。

网友姓名:    匿名   验 证 码:  看不清,换一张  
全部评论(0)
    回到顶部